学术研究

首页 学术研究 交流活动 我院召开“高端经济学讨论会”

我院召开“高端经济学讨论会”

2016年07月11日

2016年7月8日,由我院农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办,东北财经大学产业组织与企业研究中心、东北财经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等联合召开了“高端经济学论坛”。来自天津财经大学于立教授、华南农业大学罗必良教授、台湾大学及浙江大学的熊秉元教授、中山大学王则柯教授、复旦大学韦森教授、辽宁大学李平教授、中国社科院詹晓洪教授以及我院部分教师共同出席了讨论。

在研讨会上,各位主讲者热诚地奉献出了最新的研究观点:跳单、空合约、物权和债权、货币的微观概念及其对新古典经济学教学的新认识。这一切,都是对现代经济学根本制度之市场制度的进一步讨论和发展。

市场制度的演进是渐进发展的。无论是诱致性市场制度变迁还是强制性市场制度变迁,总之,它解决了市场交易的困难,促进了经济的发展。当然,市场也不是万能的。无约束的市场制度也将会演变成利维坦。对市场的约束,是政府和法律的事情。然而,到今天为止,经济学理论甚至法学和政治学理论都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,政府和法律在什么程度上,在哪些方面对市场制度进行干预和约束。这个问题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问题,也是世界面临的问题。

市场制度是有缺陷的,但是,这个缺陷就是市场失灵吗?众所周知,经济学理论告诉我们,在完全竞争市场中,是没有市场制度缺陷的,换言之,不存在市场障碍。然而,经济学理论又同时告诉我们,世界是由不完全竞争状态组成的,而不完全竞争普遍存在垄断、信息不对称、外部性、公共品,正是这四个原因导致了市场失灵。按照新古典理论的逻辑,在真实世界里,常态的市场制度是失灵的。显然,这个结论是荒谬的,它只能说明新古典理论存在内在逻辑自洽问题。

垄断、信息不对称、外部性和公共品没有很好地解释市场制度的缺陷,尽管在一定程度上新制度经济学弥补了这些不足。但是,垄断、柠檬市场、道德风险、逆向选择、隐瞒信息、撘便车等等难以纳入市场定价体系的现象却比比皆是。这些现状,到底是因为市场交易体系的高成本而自动关闭了交易行为,还是因为市场交易体系的本身缺陷而不能完成交易行为?

另一方面,市场是由完全竞争均衡向非完全竞争均衡发展的,还是相反,由非完全竞争均衡向完全竞争均衡发展的?对此,正像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,经济学理论没有给我们答案。按照瓦尔拉斯一般均衡理论,经济是由不完全竞争向完全竞争过渡的,但是,阿罗-德布鲁定理却证明了这个结论在现实中难以实现。按照市场失灵理论,经济是由完全竞争开始向不完全竞争过渡的,但是,市场失灵理论却与新古典基本逻辑不一致。这两种完全相悖的观点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存在于经济学殿堂之中。

而今天的讨论将奉献对这些经济学基本理论的新贡献。于立教授提出了“跳单”问题,这种行为被概括为店选网购、院诊店(网)购、租少售多、平行进口。而产生这种现象的充分条件是外部性,必要条件是价差。跳单问题存在与双边垄断模型的相悖或逻辑不自洽。如果跳单是普遍存在的,那么是否意味着某些经济理论结论将改写?

罗必良教授提出了短期行为和空合约问题。如果是短期行为,一个没有任何事先约定条款的空合约注定是无效的,除非是完全竞争市场。但是,为何他发现了现实经济中存在着这样的现象?一个注定无效率的经济组织,是否可以内生出有效率的经济组织?一个计划经济体是否内生出私有制?

熊秉元教授详细解释法律经济学的前沿问题——关于物权、债券和交易的三个状态,并详细解释了其中的经济学法理意义。法律将在多大程度上约束或干预经济行为?法律是根据法理的经济学含义制定的吗?反垄断的经济意义和法律意义何在?

韦森教授探讨市场制度的拓展问题——关于哈耶克教授的思想——知识的应用和僭用,他在哈耶克理论的基础上,提出了如何将货币引入价格体系的猜想。

王则柯教授则直接告诉我们,新古典经济学的逻辑体系及其内部矛盾,直接指出了边际成本公式的谬误。

740619063354948077.jpg